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 >

五里河体育场|国足的福地 永恒的记忆

2019-09-30 15:22
2008å1′8月13æ—¥,一åœo奥运男å-å°ç»„èμ›åœ¨æ2ˆé˜3奥体ä¸-心äo”里æ23体è‚2åœo举行。
  沈阳五里河体育场曾是中国足球的“福地”。2001年10月7日晚,中国男足在这里改写历史——1比0战胜阿曼队后首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
 
  2007年2月12日下午3时,随着爆破带来的一声闷响,黄祖刚和李松华的青春记忆随着倒塌的五里河体育场化为烟尘。1988年一起参加了五里河体育场奠基仪式的两人不曾想到,19年后在同一地点目睹它的崩塌。
 
  李松华曾任沈阳市球迷协会副会长,黄祖刚则先后在五里河体育场、辽足俱乐部和辽宁足协担任管理者。19年中,两人共同见证了五里河体育场短暂生命里的每一个高光时刻。
 
  可喜的是,在五里河体育场爆破5个月后,沈阳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竣工仪式正式举行。与五里河体育场原址一水之隔的浑河南岸、象征着“水晶皇冠”的新“五里河体育场”完美再现。
 
  球迷买万字头鞭炮庆祝奠基
 
  1988年4月1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李松华带着马扎来到工地,为观看奠基仪式的球迷占地方;黄祖刚把球迷自掏腰包买来的4挂万字头鞭炮运到现场,小心翼翼地挂在吊车上。这一天,是五里河体育场动工的日子。
 
  与现在高楼林立的景象不同,当时的五里河地区是一片菜地。施工前,主体育场的建设范围外立起了两米多高的围挡,围观群众只能透过缝隙观看奠基仪式。李松华在内的上百名球迷受邀进场,当时任沈阳市球迷会长的黄祖刚负责带队。
 
  现场,各种建筑设备整齐排列,万字头鞭炮清脆而有力,乐队的伴奏欢快热闹,“有点像阅兵式。”黄祖刚说,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庆祝方式,“有一点土,但是很温馨,都是大家自发的。”
 
  为了赶上1989年9月举行的第2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五里河从奠基到交付花了不到一年半。但因为资金问题,图纸上的双层看台只落实了一层,设计观众座位从7万减至5万。“基本都是框架,座椅都是水泥台。”黄祖刚将初生的五里河比作“半成品”。
 
  作为旧体育场的替代者,五里河被沈阳人寄予厚望,但这个半成品在当时一些群众眼里就是个“四不像”,与辽宁体育大省、足球大省的定位并不匹配。第2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结束后,在媒体和社会的呼吁下,五里河的南北看台终于扩建,观众容量达到6万。
 
  然而这没有彻底解决其硬件差的问题。1990年亚俱杯决赛中,央视转播突然中断,原因是电缆输送变电跳闸。因为比赛时间是下午,断电导致的灯光问题没有影响比赛进行,但仍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一会儿没信号,一会儿没信号,给我急的。”回忆起这场比赛,万里印象深刻,当时还没调到体育场工作的他在家里看了比赛直播。日后当上五里河电工班班长的万里听老员工说起过,当时是一位电工拿着锄头,用身体硬顶着才把闸合上的。
 
  1990年,沈阳市足球学校搬进五里河,黄祖刚除了担任校长,还要兼顾体育场的工作。由于五里河建成时外侧墙体裸露,黄祖刚牵头招商,用几块谈来的广告牌遮住了墙上的“窟窿”。“连计分设备都是人工翻牌的。”黄祖刚说,建成3年后,五里河才换上能播放图像的大屏幕。
 
  足球名将杜震宇回忆说:“小时候我在沈阳东北风足球队练球。五里河刚建成时我去参观了,辽宁队一有比赛我们就去当球童,赛前还会踢垫场赛。辽宁队和巴西桑托斯的那场友谊赛之后,我和苏格拉底合了影。五里河对于我是梦一样的地方,小时候就想着有一天要回到这里为辽足踢球,但后来我再回到这里就是代表长春亚泰了。2006年中超联赛,我回到这里踢沈阳金德,那场比赛我打进了个人第一个中超进球。对五里河体育场我还是感情很深的。”
 
  2001年10月7日,李铁、邵佳一庆祝出线。图/Osport
 
  国足圆梦锤破四五面大鼓
 
  当“我们出线了”5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时间已经来到2001年10月7日。当晚,国足1比0战胜阿曼晋级韩日世界杯决赛圈,圆了44年的出线梦。
 
  那年的十强赛前5轮,国足取得4胜1平,形势十分乐观。对阵阿曼之前,球迷从全国各地涌入沈阳,等待见证国足出线的时刻。曾有一位国内知名酒厂沈阳分公司的老总拉着一货车白酒找到黄祖刚,希望免费宴请全国球迷。黄祖刚接受了这位老板的诚意,在五里河东面的一处饭店内设宴,全国各地球迷协会的300位代表在赛前喝了个痛快。
 
  对阵阿曼当晚,五里河涌入近6万人,接近饱和。组委会成立了10个大队负责安保,当时任辽宁省足协秘书长的黄祖刚是看台的总指挥。现场的声浪震耳欲聋,他几乎听不到对讲机里同事的声音。
 
  一面写有“圆梦”字样的旗帜令黄祖刚印象深刻。赛前奏国歌时,这面21米长、12米宽的大旗在看台上转了一圈;于根伟进球后,它又伴随着《歌唱祖国》的歌声绕场两周。
 
  十强赛开始前,全国球迷代表在西安举行筹备会,已是沈阳市球迷协会副会长的李松华在会上提出了“西安有梦沈阳圆”的想法,并主动揽下了设计旗帜的活儿。
 
  当晚的看台上,身着一身长袍的李松华传递大旗的同时,不忘带动球迷气氛。带进场的十来面大鼓,有四五面都被他和同伴捶破了,他们手上也磨出了血泡。“90分钟没停过,胳膊都不会动了。”李松华说。
 
  赛后,整个沈阳陷入疯狂,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五里河。体育场旁的青年大街也被喜悦和泪水填满,居民楼上的老百姓打开窗户,有的敲盆子,有的甚至放起了鞭炮。李松华和同伴扯着“圆梦”大旗,和各地的球迷方队一起,沿着青年大街走到市政府广场,一路高喊“中国足球万岁”。这样的狂欢持续了多半宿,直到警察在广播里大喊“都回家休息吧”,人流才逐渐散去。
 
  见证国足出线,是黄祖刚、李松华这一代球迷最难忘的回忆,也是五里河短暂生命中的最高光。
 
  2007年2月12日,沈阳五里河体育场正式爆破。图/Osports
 
  6.6秒之后化作一片烟尘
 
  辽宁队也好,国家队也好,都在五里河取得过不错的成绩。米卢曾将五里河比作风水宝地,在他之前的国足主帅高丰文、戚务生、施拉普纳也都对五里河情有独钟。2002年的春晚上,在郭冬临和冯巩的小品里,米卢和国足是歌颂的榜样,五里河体育场也作为春晚分会场,以“中国足球福地”的名号为全国人民熟知。
 
  伴着国足出线的余温,五里河过上了一段“小康”的日子。不仅演唱会不断,还承接了不少足球赛事。2003年,辽足主场从北京搬回沈阳,同城对手沈阳金德为了保住地位,以300万元一年的价格为五里河冠名。这也是五里河一生中收到的最大数额的赞助。
 
  然而,五里河体育场最终还是被爆破了。
 
  2006年11月的一个工作日,照常到五里河变电所上班的万里,和其他员工一起被体育场领导叫到一起开了个会,那是他第一次听到五里河要拆的消息。
 
  由于承办赛事时带来巨大的交通压力,五里河成了城市建设的“绊脚石”,外加硬件条件不符合北京奥运会办赛需求,政府决定将其爆破。此时,4公里外的新奥体中心已基本成型,取代五里河只是时间问题。
 
  2007年2月12日下午3时,五里河在一声闷响中崩塌,仅用时6.6秒。当时,数百名球迷被隔离在西门外,不少人流下了眼泪,李松华就是其中一个。当围观的人群散去,李松华跑到废墟里捡回一个54号座椅,那是他曾经坐过的位置。
 
  爆破时,黄祖刚站在五里河东南角的高处,眼看20多米的烟尘很快被风吹散。“没想到啊,这么快就没了!”他至今也难以接受,国足出线不过6年,五里河体育场就被夷为平地。
 
  2011年是国足出线10周年,米卢回到沈阳参加了庆祝活动。其间,他主动提出要去五里河看看。这让负责接待的黄祖刚犯了难。米卢曾提出,应该将五里河建成足球博物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占地14万平方米的五里河早已变了模样。
 
  如今,五里河体育场的旧址已经被某知名地产商承包,建起了12栋高楼组成的高档小区和五星级酒店。能够唤起人们十强赛记忆的,只剩隔街相望的V字雕像。为了纪念十强赛出线,曾经的沈阳市球迷协会会长孙长龙托人制作了这座雕像。最初的雕像放在五里河的东门,现在,这座雕像矗立在沈阳市图书馆前的儿童足球公园内,与五里河旧址隔着一条青年大街。
 
  “过了18年,我现在还会经常梦到出线时的情景。”接受采访时,李松华摸了摸头顶写着“梦想”二字的棒球帽,沙哑的嗓子竭力提高着音调,“我梦想中国足球有朝一日还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原五里河V字雕像的修复品如今立在沈阳市图书馆前。新京报记者徐晓帆摄
 
  “五里河”在沈阳奥体获得新生
 
  在五里河体育场爆破5个月后,沈阳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竣工仪式于2007年7月4日举行。
 
  与五里河体育场原址一水之隔的浑河南岸、象征着“水晶皇冠”的新“五里河体育场”完美再现。在奥体中心南广场,一幅醒目的红色条幅展现在公众面前,上面写着“沈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五里河体育场竣工仪式”的大字,那个让中国球迷情牵梦绕的“五里河”三个字出现在崭新的沈阳奥体中心,这也是“五里河”首次与奥体中心联系在一起。
 
  李松华第一次走进新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是2007年,中国女足在这里参加四国邀请赛。面对眼前这座能容纳6万人的崭新建筑,李松华的第一感觉是“大”,“看上去比老五里河大多了。”
 
  为了尽可能地延续老五里河的元素,除了在名称上添加了“五里河”三个字,新体育场的建筑面积也与老五里河相仿,接近14万平方米,占奥体中心总面积的一半还多。这座大型体育场从开工到落成只用了不到15个月。
 
  黄祖刚曾说,由于出口有限,老五里河的内场疏散非常缓慢,“每次比赛公安最怕出现踩踏。”但在新五里河,62个看台出入口和24个疏散楼梯,可确保全部人员最短在7分55秒钟内疏散。此外,增开公交线路,推迟公交班次等举措,也极大地缓解了像当初老五里河的交通拥堵问题。
 
  奥体中心举办的首次大赛,也是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一次赛事就是北京奥运会足球赛。作为北京奥运会足球分赛场之一,奥体中心承办了12场比赛,其中中国队对阵新西兰、比利时的前两场小组赛就是在这里进行。新奥体的硬件设施通过了检验,获得了中外球迷的一致好评。
 
  最令球迷庆幸的是,国足的运气在新五里河也得到延续。从1989年到2001年,国足曾在老五里河6战6捷,未失一球。2015年9月8日进行的俄罗斯世预赛40强赛中,国足在新奥体3比0战胜马尔代夫,在连胜纪录上又添一笔。
 
  转年打进12强赛,国足将第一个主场放在沈阳,对手是伊朗队。当天,超过35000名球迷涌入奥体中心。虽然没能将胜绩延续,但困顿中的国足能以0比0逼平强大的伊朗,还是让球迷们颇感欣慰。那一天李松华也在,他那面“圆梦”大旗也从老五里河传到了新奥体的看台上。
 
  前国脚邵佳一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见证国足唯一一次出线的五里河体育场被拆除了,但国家对体育场馆的建设非常重视,全新沈阳奥体中心就是最好的证明。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五里河体育场’涌现,为球迷带来更多欢乐的时刻,希望中国足球能够在这些先进场馆的作用下,给球迷带来不一样的体验,给中国足球专业人员更多发展空间。”